当前位置:主页 > 铁算盘 > 正文

北京密云盗矿难题:县政府铁算盘和矿老板发家史

2019-11-14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1999年10月末,仇获得一笔贷款,随即以约14万元的代价从村民手中买下了两处铁矿,总面积超过百亩,就此成了太师屯最大的矿老板。

  “要了解北京的铁矿到密云,要了解密云铁矿到太师屯,要了解太师屯铁矿,要知道一个人,这个人叫仇进山。”几位太师屯镇村民这样说。

  仇进山现年40岁左右,密云县新城子镇曹家路村人,幼时家贫,结婚后迁至太师屯镇。

  据密云县国土资源分局地质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介绍,密云铁矿储量虽丰,但品位(即含铁量)不高,平均仅20%左右,最好的铁矿石,即使不计贫化率,也不到40%.1997年之前,由于国际市场高品位铁矿石价格较低,密云水库周边所产铁矿石每吨只能卖10块钱,其中还包含运费。但此后铁矿石价格一路上扬,低品位矿的开采价值越来越大。

  1999年,仇进山首次介入铁矿开采,起点就在芦头村。熟知其事的村民蔡朝坤说,当时,仇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他在太师屯村的住所是三间破旧瓦房。

  按蔡朝坤的说法,作为一个外来者,仇进山以与本村人合伙的方式开始采矿,一名姓赵的合伙人曾想把1亩多的矿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仇,仇却拿不出钱来,只能以采一车(约50吨)矿60元的方式与赵分成。当年10月末,仇获得一笔贷款,随即以约14万元的代价从村民手中买下了两处铁矿,总面积超过百亩,就此成了太师屯最大的矿老板。

  2001年,无证采矿问题进入密云政府视野,按当时的媒体报道,一场大清查令所有无证铁矿在当年6月30日完全关闭。知情者介绍,当时的仇进山不仅在二级保护区的芦头村有矿,在一级保护区的大漕村也有矿,因此许多人认为他会被查处,但这样的预测并没有变成事实。

  知情者称,在被迫停止无证采矿半年之后,仇进山在2002年初开始重操旧业。

  当年5月28日,他的芦头矿区发生一起爆炸事故,4名工人被炸伤,芦头全村房屋不同程度被震坏,一位患心脏病的农妇入院数日后死亡。

  车道峪村村民冯国江,是当年那次矿难事故中受伤的4名工人之一,如今左手手指不能伸直,眼睛视力大降,双腿皮肉内仍嵌着不少铁砂。这位矿工回忆说,当时他只在医药费之外得到1万元赔偿,而无证开矿的仇,仅被拘留了15天。

  2003年初,芦头村村民惊讶地发现,在距半年前爆炸事故现场仅几百米的地方,仇进山的人马又在开矿了。但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仇已不再是一名私人盗矿者。

  他们搬走整座矿山,只付出填平现场、种植树木的代价———“成本最大的东西是熟土,那要从其他地方运过来。”

  按密云县国土资源分局地质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的说法,2003年之前,太师屯镇有一家企业持有合法采矿证,名为太师屯铁矿,属镇办集体性质,初建于1989年前后。

  2002年,在太师屯铁矿基础上,国营密云县冶金矿山公司与太师屯镇联合组建建昌铁矿。由于原太师屯铁矿只有选矿力量,没有开矿力量,最终在2003年初,由太师屯镇政府牵头,建昌铁矿与仇进山的鑫大地机械公司各自持对方公司20%股份。

  这个变化令仇进山成为国有矿山公司的合伙人,具体职务是建昌铁矿副经理,负责开矿业务。虽然他曾付出代价的芦头矿区看似丧失了80%的权益,但事实上他也获得了另外三处矿山20%的股权———建昌铁矿同时被允许在桑园、头道岭和黑骨沿三处开采铁矿。

  2004年11月下发的一份传达了密云县对建昌铁矿的扶植态度。文件说,将利用8年时间,投资3亿多元,使该矿生产能力(注:此处指精矿粉,非铁矿石)由15万吨/年扩至30万吨/年。

  2003年初,仇进山在一级水源保护区大漕村的采矿行为也开始合法化。其路径和本报此前报道的不老屯镇矿老板段成杰一样,都是通过中央财政参与投资的废弃矿坑综合治理项目。

  按官方文件解释,这种综合治理项目是将废弃矿区留下的露天矿坑和裸露岩土陡坡填平或削平,而后覆盖熟土种植庄稼或树木,是一种有利水库生态的环保工程。

  本报此前报道已解释了这种综治项目的投资潜规则:中央财政的拨款并不足以完成整个工程,地方政府也并不真正支付应有的配套资金,而是允许项目的承包方通过出售工程中挖出的铁矿石来补充投资。天然夜明珠照片陨石夜明珠近日拍卖报价

  在一些当地村民看来,由于这种潜规则的存在,在严禁采矿的水库一级保护区实施综治工程无异于变相采矿,尤其是让那些曾经的盗矿者来承包这种工程———他们搬走整座矿山,只付出填平现场、种植树木的代价———“成本最大的东西是熟土,那要从其他地方运过来。”一位知情者说。

  2003年4月,中央财政投入100万元,启动了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工程一期工程。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将此项目委托密云县太师屯镇实施。

  “他有十几台挖掘机,几十台矿车。”密云国土资源分局矿产科副科长季文涛说,在当时的情况下,镇政府不可能自己来完成这个综合治理项目,必须要找有能力的民间企业完成,而仇进山的鑫大地机械公司正好具备这个能力。

  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的一份公开资料称,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一期工程已于2004年4月底完工。治理后新增林耕地约300亩,种植板栗树2万棵,保护了密云水库。

  许多大漕村村民却说,仇进山在一年间平掉了一座座几十米高尚有植被的山头,把大量矿石取走卖钱,“每天要从山上拉下几十车甚至上百车的矿石”。

  10月18日上午,仇进山本人在电话中否认村民们的指责:“并没有削平山头,只是在削坡和清理浮土,而取出矿石是在此工作的一个必要步骤”。

  官员季文涛则进一步解释说:如果仅是简单治理而不取走矿石,那当地村民必然会继续在治理区盗矿,那治理的作用就起不到了。

  10月17日,记者在大漕村东侧所见,仇进山的施工队又在开动挖掘机,矿石从山体中掘出,装满了停在村口的大批矿车。

  季文涛说,这正是2004年底启动的大漕铁矿废采区治理工程二期项目,仍由仇进山所在的鑫大地机械公司承担。二期工程中央财政投入80万元,治理面积达260多亩。

  《北京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要求2005年将全市铁矿产量控制在150万吨,此后逐年减少。而《关于落实〈密云县铁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实施意见》则宣布:“目前铁精矿在年生产能力130万吨/年的基础上,利用8年时间使生产能力达到200万吨/年”。

  事实上,在2005年5月23日之前,仇进山参股的建昌铁矿有两年多的时间曾丧失合法性,这个变化背后,是相关两级政府在保水和保矿问题上的政策博弈。

  原太师屯铁矿的采矿许可证最早审办于1992年,到2003年初,也就是仇进山参股的时候,这份许可证到期了。

  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开发处处长陈一昕介绍,当时,新组建的建昌铁矿随即提出办证申请,但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出于保护首都生态环境的目的,于2003年3月发文,暂停颁发铁矿、石灰石矿开采证。当时的思路是,新的矿山不发证,旧的逐步关闭。

  “2004年12月,我处起草的《北京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被北京市政府以文件形式向全市印发。密云水库等两库一渠的保护区被划为禁止开采区。”所谓的水源保护区有三级划分———在一张北京市郊区详细地图上,陈一昕摊开右手停在一片碗形的蓝色区域:“看这儿,这是密云水库。再看水库周边,有一条环水库的褐色公路,公路内侧就是水库的一级保护区。”“二级保护区在地图上反映不出来,是根据地势划定的。就是水库一级保护区线至向水坡的范围,向水坡是一个小型的分水岭,坡内的水朝水库方向流,坡外的水朝反方向流。三级保护区是上游河道两侧一定的流域范围。”陈一昕解释。

  密云县境内的一些铁矿位于保护区之外,但建昌铁矿的四个采矿点却都位于二级保护区内。季文涛说,按密云的理解,一级保护区内严禁采矿,二级保护区则是限制,采取环保措施之后可以开采。

  而陈一昕坦言:“如果按照《北京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建昌铁矿肯定不能再发证。但是,建昌铁矿事实存在在前,而《总体规划》发布在后,如果停办建昌铁矿,势必涉及到大笔的补偿金,而政府拿不出这笔补偿金,所以发了证。”2004年底,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向北京市政府建议,2007年前关闭北京市境内所有固体矿山。

  “市政府相关领导建议我局听一下各县和矿山企业的意见再定。”陈一昕介绍,他所在的矿产资源开发处按照指示,曾听取了密云县、太师屯镇以及基层村干部的意见。“他们都不赞成关闭当地铁矿,因为铁矿业是密云的支柱产业。”资料显示,2004年,密云5家国营(集体)铁矿生产企业上缴税金3.8亿元,当年整个密云县乡两级财政总收入则为9.77亿元。彩霸王开奖现场是上海标准化菜市场升级后的版本。

  2004年7月,密云县成立了由副县长王广双挂帅的《铁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当年11月,《密云县铁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出台。几天后,密云冶金矿山公司《关于落实〈密云县铁矿资源开发利用规划〉实施意见》出台。

  这份《实施意见》与1个月后出台的《北京市矿产资源总体规划》存在数处抵触。比如,《总体规划》要求2005年将全市铁矿产量控制在150万吨,此后逐年减少。而《实施意见》则宣布:“目前铁精矿在年生产能力130万吨/年的基础上,利用8年时间使生产能力达到200万吨/年”。

  另外,《实施意见》中提到即将在兵和半城子一带动工兴建一座铁矿,也位于密云水库二级保护区内,并且,这不再是一个历史问题。

  2005年3月,北京市政府办公厅转发市国土局关于加强矿产资源管理工作意见的通知(京政办发[2005]15号,简称15号文件),新的口径为“力争到2007年底将现在固体矿山数量减少70%”。两个月后,建昌铁矿的开采许可证下发,期限为2005年至2010年。对此前两年多悬而未决的合法性问题,陈说,由此是政策原因,可以视为“持证开采”。

  据记者了解,密云县目前正在将各路铁矿开采力量整合到县冶金矿山公司旗下,这或许可以满足市政府“2007年底将现在固体矿山数量减少70%”的要求,但如果整合后的矿山企业大幅提高产量,将仍然有悖15号文件“逐步减少固体矿产的开采”这一总体目标。

  陈一昕认为,根据15号文件,北京的铁矿产量必须逐年减少,最终实现完全关闭固体矿山。而北京已具备全部关闭矿山的财力,不再需要靠资源发财。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canxus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福马堂救世网| 开奖结果| 玄机高手论坛| 状元红论坛| 一肖中特| 香港王中王| 天将图库| 白姐图库| 小鱼儿论坛| 挂牌图| 大丰收心水| 白小姐信封| 牛魔王管家婆| 铁算盘王中王开奖结果| 搜码网|